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 荊楚文史 > 正文

西漢古尸遂少言出土記

作者:來源:未知時間:2013-01-23 00:00

 

 

孫先菊

 

197568,是西漢古尸遂少言出土的日子。我有幸參加了這項十分難得的有意義的活動。現根據本人耳聞目睹的情況和檔案資料,整理如下。

1975年元月1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2460部隊七中隊要在荊州城北紀南城鳳凰山建立雷達陣地,需占地5000平方米,涉及地下古墓葬36個。為此,江陵縣革命委員會以江革(19753號文向上級請示。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327以(75)文物字第73號文批復湖北省革命委員會:“興建雷達站和營房以前,先將建筑物下面的墓葬進行發掘。”當時,江陵縣即將這一工程納入了紀南故城配合農田基本建設進行文物保護和發掘工作的計劃之中。

紀南故城是1961年由國務院公布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文獻記載,紀南城是春秋戰國時期楚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當時我國南方的最大都市。楚國有20個王在這座古城建都,長達411年之久。城內現有300多個夯筑土臺和一些古墓葬,地下文物十分豐富。配合農田基本建設,對紀南故城部分區域進行考古發掘,不僅有利于農業生產,而且對研究我國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變革時期的歷史,有著重要的意義。為了加強領導,國家文物局受國務院指示,同意成立“湖北省紀南城文物保護與考古發掘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寧夫(省委書記、省革委會副主任),副組長陳滋德(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文物處處長)、江洪(荊州地區革委會副主任)、邢西彬(省文化局副局長)、張美舉(中共江陵縣委副書記、縣革委會副主任),成員有:李志義(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分總支書記)、陳國釗(省博物館負責人)、尹作梁(荊州地區文化局局長)、田忠(江陵縣委常委、縣革委會副主任)、王先芝(中共江陵縣將臺區委副書記)。下設辦公室,由張美舉兼主任,副主任有田忠、瘳正海、陳國釗、葉宏玉、李先正、譚維四和我。辦公室下設文物發掘組、宣傳組、保衛組、后勤組等。為了充實專業力量,國家文物局商請北京大學、四川大學、廈門大學、南京大學、吉林大學部分師生及全國部分省、市的文物干部前來參加紀南城的考古發掘工作。當時,文物戰線的同志將這壯舉稱之為“考古大會戰。”來參加大會戰的有上海、天津、湖南、河南、四川、山西、青海、江西等八個省、市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和北京大學、廈門大學、四川大學、南京大學、吉林大學考古專業的部分師生,還有本省的文物干部,本縣文化、文物部門的同志,解放軍2460部隊,縣人武部和縣公安局的同志以及民工共400余人。

將臺區直各個單位積極支持發掘工作。參加發掘的幾百名文物工作者、干部、大學師生及民工分別食宿在發掘現場附近——將臺區區公所在的安家岔各個單位。歷時三個多月之久。

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黨委書記劉仰嶠同志,于46日到紀南城檢查文物保護和發掘的準備工作。省委書記韓寧夫同志于420日在荊州賓館主持召開了“湖北省紀南城文物保護與考古發掘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省委副書記潘振武同志和國家文物局陳滋德處長出席了會議。會上,討論了紀南城文物保護與考古發掘工作計劃,并將鳳凰山古墓葬的發掘工作,列為第一階段工程進行。

4月下旬,鳳凰山168號墓開始發掘。因為這座墓是部隊修建雷達陣地需要動土的地方,所以必須先清理發掘。由于該墓的鉆探編號為168號,故定名為江陵鳳凰山168號墓。168號墓位于鳳凰山頂偏東南約40左右的地方,建造在一座較大規模的夯土臺基上,是一座中型帶斜坡墓道的土坑豎穴墓。它南靠169號墓,北靠167號墓,三座墓的墓坑均為平行擺布。墓口長6.2、寬4.8,坑壁微向內斜,地表距槨頂深7.9。鉆探中還發現打上來的槨頂鋪蓋的蘆席,仍是鮮艷的黃色,似新無異。預計棺槨保存完好,沒有倒塌與腐朽的現象,極有可能出土一批重要文物,因而進行了周密的部署。

為了確保文物和發掘人員的安全,先對墓坑進行了擴方(長16.3米、寬12.4米),搭起了臨時防雨棚。還在工地上安裝了照明設備,以便工作人員夜以繼日地發掘文物和清理工作。

坑內填土除有厚一米左右的五花土以外,其余為深灰色的青膏泥,厚達5.4米,均經夯實,填土緊結干燥,夯層十分清楚。上部夯層為13-15厘米,下部為6-9厘米,愈往下夯層愈緊密,每層都有大面積明顯的夯窩,夯窩直徑為6厘米,沒有錯動的現象。在填土中除出土了一些繩紋瓦片外,還出土了可修復復原的陶片,如罐、鬲、豆、盂、碗等10余件文物。另外,還有動物骨骸、果核、樹葉、稻草、竹根、竹片、竹棍等動植物標本。特別令人驚異的是植物標本中有的還保持著原有的色素和纖維。這種青膏泥與長沙馬王堆的青膏泥一樣,有著密封與防腐的作用。

從墓室周圍的地層情況來看,地表以下約有2.5米左右的夯土層。在夯土層下有2米左右的風化黃砂石土層,再往下為赭色和紅色綢紋土,這種土結構嚴密,粘固力強。168號墓的槨室就構筑在這樣一個地層中,與鳳凰山以前發掘的墓葬多構筑在黃砂土的地層是不同。

5月下旬,挖至木槨,槨頂上鋪著8床蘆席,每床長2.22,寬1.27,出土時鮮艷如新。葬具為二棺一槨,為楠木做成,均保存完好。槨室長4.62、寬3.17、高2.19(包括墊土)。上有橫列蓋板6塊,均為楠木,每塊重約千斤。棺槨封閉不嚴,蓋板之間約有一指寬的空隙。室內空間有1.55,分頭箱、邊箱、棺室三個部分(頭箱在東、邊箱在北、棺室在南),其間有門窗相連,其上分別蓋有頂板,封閉嚴密。槨室內有75厘米深的清涼積水。

隨葬品主要放置于頭箱和邊箱中。頭箱內放置的有象征死者生前出行的木雕車、船、馬、牛、狗模型及奴婢木俑,還有署名的象征服侍死者的奴婢木俑,共出土木俑46個。邊箱內主要放置漆、木、竹、陶、銅器等生活用具以及竹筒、銅錢與陶倉、灶等模型用器。隨葬文物共500余件,其中如大型彩繪漆扁壺、雙頭虎形漆盾、彩繪竹簡,繪有三魚彩畫的漆耳杯和完整的鞋襪,以及整套筆、墨、硯和有字的天衡桿等,均為新發現。每件文物都是考古工作者楊明洪、羅志武等同志精心發掘的。棺木側放,當即引起一些議論。有的說,下葬時側放,可能是一種特別的葬禮制度;有的認為下葬時是平放的,可能是因為地下水位上升時將棺木浮起來后形成側放的。為了說明這個原理,還用木料做了個小型模型試驗。

67下午,考古人員借來大型吊車和幾輛汽車,由廖正海和譚維四同志指揮,十分審慎地將側棺完好地吊起來原樣側放在汽車上。由于天色已晚,考慮到工地的工作條件有限,夜晚10時許,將側棺及隨葬品、槨板等一并轉移到荊州博物館內的露天場地上。接著,連夜緊張而又細致地繼續進行清現工作。同時,從荊州醫院和荊州衛校請來一些醫務專家。68凌晨,將外棺蓋板啟開,發現里面還有內棺,內外二棺互相套合,封閉十分嚴密,沒一個金屬釘子,內外棺木木板之間均互相套合得很緊,內棺里的棺液都沒流出來。凌晨四點左右,又啟開內棺,棺木里外均涂黑漆,外棺長2.66、寬1.02、高0.97。內棺長2.23、寬0.71、高0.76,棺內有絳紅色棺液10萬毫升和30厘米厚的堆積物,并略帶刺激性臭味。棺液都是文物工作者十分精心、細致、一點一滴接到塑料袋里,歷時好幾個小時。他們不怕刺鼻的臭氣,不顧幾天幾夜連續發掘的疲勞。他們認為這些棺液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無法用金錢買到的珍品。他們對工作的執著精神,深深地打動和教育了我們。我和參加發掘的地區文化局干部劉先杜同志(后任地區博物館館長),曾多次談及此事。

堆積物中有白色透明結晶體黑豆狀植物、朱砂和腐朽的絲織物等。內棺也是側放著的,在堆積物的上面平放著一具男尸,全身裸露無毛發,指趾甲全無,面部及四肢呈絳紅色,胸部和腹部呈白色,間有綠色。古尸長1.678,體重52.5公斤。外形基本完整,皮膚除前額和雙膝及下肢有部分破損外,基本保存完好。軟組織有彈性,口微張,32顆牙齒完好。舌上卷,鼻道暢通,中下鼻頰完整。兩耳有耳垢,左耳鼓膜尚在,無脫肛現象。

見到古尸,在場的100多名工作人員皆歡喜雀躍。我們一面加強保衛,迅速將古尸轉移到荊州衛校臨時安排的專用房間,一面電告有關單位和有關領導同志。69日,在有關專家的直接指導下,醫務人員對古尸進行了全身系統X線攝片和腦部、胸腹部解剖。古尸顱骨結實,硬腦膜完整,腦膜血管清晰可見,12對顱神經幾乎都能辨認,腦髓尚在,重達970克,占整個顱腔的五分之四。口腔中含有玉印一顆,上刻一陰紋篆體“遂”。內臟齊全,保存完好。肝臟外形清楚,膽囊很大,內有200多顆結石。直腸有糞便。死者生前患有胸膜炎、心包炎、膽囊炎等疾病。其死亡年齡為60歲左右。據墓內竹簡記載,死者名叫遂少言,江陵市陽人,下葬喪事是江陵丞主辦的。埋葬時間在西漢文帝十三年五月十三日,即公元前167年,距今2160余年,下葬時間比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女尸還要早幾年。死者生前爵位為五大夫,相當于縣官的地位。墓內竹簡記載有“田者男女各4人,大奴大婢各4人”,說明西漢初期不僅有家內奴婢存在,而且有從事農業生產的奴隸,它為研究西漢初期社會經濟提供了重要資料。

古尸出土后,韓寧夫同志專程趕到荊州來,召開紀南城文物考古領導小組會議,對古尸及出土文物的保管與深入研究作了部署,分別成立了“鳳凰山168號漢墓古尸研究小組”和“鳳凰山168號漢墓文物整理研究小組”,拍攝了《西漢古尸》新聞紀錄片和電視片。198212月,文物出版社出版了《江陵鳳凰山168號墓西漢古尸研究》一書。

西漢古尸遂少言及其隨葬品的出土,是我國燦爛古代文化和古代勞動人民智慧結晶的又一見證,也是荊州這座“地下文物寶庫”向中華文化奉獻的一顆無價之寶。(荊州區政協文史委供稿)

 

●孫先菊:女。歷任江陵縣文教局副局長,縣文化局局長,縣文教辦公室副主任,縣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縣檔案局局長等。

江苏快3走势图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