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 荊楚文史 > 正文

追述天主教在荊州的起源與發展

作者:來源:未知時間:2013-01-04 00:00

 

 

龔鵬程

 

我出生于湖北省宜都縣潘家灣鄉一個祖祖輩輩信仰天主教的家庭,從小就接受天主教的教育,深受天主教信仰的熏陶和啟發。中學畢業后立志愿做一名神父(傳教士),獻身于天主教會工作。1999年,我加入沙市教區(沙市地區管轄的天主教行政區域),經教區推薦進入中南神哲學院學習,2005年6月畢業,現為沙市天主教堂修士。承蒙荊州市政協文史辦公室劉作忠主任之邀:編撰、整理天主教在荊州地區的起源及發展歷史,亦是為自己效勞,于是欣然接受。由于本人才疏學淺,時間倉促,本文大部分內容是幾位沙市籍年過古稀的老信徒口述和本人查閱有關史料編撰、又經劉作忠先生悉心修改而成。疏漏甚至錯誤之處,誠盼各位讀者朋友不吝賜教。

 

天主教綜述

天主教又稱羅馬公教,因天主教的最高領袖機構位于羅馬城的梵蒂岡。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統稱基督宗教,都信仰耶穌基督為真神。天主教于公元元年起源于今日的以色列境內,上承猶太古教,今日已遍布五洲四海,據統計,全球有信徒10億之多。

天主教崇奉天主為惟一真神,“天主”一詞是16世紀天主教正式傳入中國后,其信徒將所崇奉的神稱為“天主”,故在中國稱為天主教。

《圣經》是天主教信仰的經典,它是一部由天主默感,并由作者寫成,交由教會保管詮釋為數73卷的全集。這部全集經過1400多年,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環境,在猶太人中、在基督徒中逐漸寫成的經典。至今已翻譯成2123種語言。

天主教于唐朝經絲綢之路開始傳入中國,但她屬于聶斯脫利派,稱為景教,后來隨唐武宗滅佛而一起消亡。盡管她是曇花一現,但她的確屬天主教會的一派別。1294年,意大利方濟各會會士孟高維諾以教廷使節身份來到中國,并獲準在京城設立教堂、學校,這是天主教正式傳入中國。元朝覆滅后,天主教在中國幾近絕跡。16世紀,以利瑪竇為首的耶穌會會士再度將天主教傳入中國,至清康熙年間,由于“禮儀之爭”,羅馬教廷不準中國教徒敬孔祭祖,而遭康熙皇帝禁教,天主教再陷低谷。1840年鴉片戰爭后,西方傳教士再次來到中國:興建教堂、修道院,興辦學校、醫院、孤兒院等等。從1840年到1949年為止,信徒已達300萬。解放后,中國天主教走上了“自治、自養、自傳”的道路,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天主教目前有信徒1000多萬。

 

開教之初

自清康熙末年開始,禮儀問題經爭論多年后,教廷正式決定宣布:中國天主教教徒禁止敬孔祭祖。清廷大怒,禁止外籍神職人員來華傳教,也嚴禁中國人傳教、信教,還沒收教堂,迫害教友。但百余年來,民間仍有數百萬信徒。

1842年,訂立中英南京條約,開放五口通商,并有保護傳教士的條例。1844年簽訂的《中法條約》、《中美條約》中,亦有清廷準許中國人民自由信奉宗教的條款。

1846年,清朝道光皇帝下諭,解除歷代禁教令,并許諾交還禁教時期被政府沒收的教堂、學堂、墓塋、土地及房屋,但仍不許外國傳教士赴內地傳教。

1860年,英法第二次聯軍北上,清廷與英法訂立《天津續約》,規定:“外籍傳教士可自由在中國傳教。”在《中法續約》(中文版)增加了:“法國傳教士可在各省私買土地,建造自便”一條條款。

當清廷宣布中國開放讓外籍傳教士入境傳教,而中國人民可以自由信教后,教廷也將各修會傳教的地域作了大體的劃分,方濟各會所屬的區域為今日的山東、山西、陜西、湖北、湖南等地。

在1860年以前,就有一些傳教士、探險家之類的西方人士在湖北省活動。

1809年,張之洞抵達湖北后,開始了一連串的改革,使湖北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有著現代性的變遷。外國的軍、商、掮客及傳教士與當地的民眾,經張之洞政令的影響,態度開始改變,特別是傳教士,改變了傳教方式,轉而從事教育文化、醫療及社會救濟事業,以求得湖北社會的接納。

開教之初,湖北、湖南教區合在一起,到1856年分開。湖南主教為陸懷仁(Michael Navarro O.F.M ),湖北主教為徐類思(C.spelte O.F.M)。1862年,教宗庇護11世命明位篤主教(Bishop Eustahe Zanoli)接徐類思之職位。1870年,由于教務發展需要,湖北傳教區劃分成三個教區。湖北東部的武昌教區由明位篤主教主管,西北部的老河口教區由白神父(FY.EZe chuas babci O.F.M)主管,西南部的宜昌教區由董文芳神父(FY.Alexius Filippi ,O.F.M)主管。

 

宜昌教區——鄂西南傳教區管轄下的沙市天主教會

1870年后,沙市地區的教會屬宜昌教區董文芳神父(FY.Alexius Filippi ,O.F.M)管轄區域。董文芳神父,后祝圣(擢升)為主教,是位意大利籍的方濟各會會士。他最早在宜昌教區開始救嬰工作,并選擇古城荊州作為傳教根據地。他到任時,荊州當地約有300位教友,150多位慕道者,并有一間小藥房,為貧苦民眾施藥義診。其最終目的,是找機會為重病的嬰兒及更多的人洗禮,以求拯救眾人的靈魂。這些工作在董神父到任以前,已默默進行。

董神父上任后,在今日的荊州老南門外東堤街買下民房一棟,于1875年修建了第一所“荊州育嬰堂”,招請幾位未婚的女孩及無家室之累的婦女,免費照顧棄嬰及孤兒。按教會的記錄,從1875年到1905年的30年間,在荊州及其鄰近地區,共有1537個嬰兒受洗,大部分嬰兒病故,存活下來的嬰兒跟常人一樣長大、受教育、結婚成家。唯一不同的是:這些女孩在結婚之前,要到育嬰堂學天主教教理。

董主教生于1818年,1888年11月逝世于宜昌,享年70歲,厚葬于他居住、工作最久的荊州。董主教1845年到湖北西南部傳教,1876年5月就任宜昌教區主教直到去世,在中國傳教43年。

董主教逝世后,1889年比籍祁棟梁主教接管宜昌教區,祁主教從比利時請七位瑪利亞方濟各會的修女接受育幼園、診所。并增設日間托兒所、小型手工藝工廠,以及要理班等。

1893年,祁主教因與利川、荊州地方政府在土地上發生爭執,無法解決,只得上北京交涉。他在北京參觀了由中國圣若瑟修女會創辦的幾所育幼院,于是決定建立一所中國修女會。他參考北京圣若瑟修女會會章和地方實際,草擬出會規。他首先在育幼院工作人員中,選拔神父教授圣經和靈修方面的課程。可惜祁主教因積勞成疾,1931年逝世于宜昌,享年87歲。之后接任的就是文主教,文主教1867年生于比利時,1883年入方濟各會,1900年11月1日來中國,11月11日就任湖北西南傳教區主教。文主教上任后除了在宜昌培育接班人、發展信徒,還向荊州方向擴展。那時荊州已有一群女青年,積極為育幼院兒童教理班服務。1904年7月,文主教到利川山區視察時,不幸被當地土匪殺死,同時受難的還有文主教的弟弟及另一位方濟各會的神父。

文主教被殺后,教廷于1905年2月9日任命在中國已有31年傳教經驗的楊睦多神父為宜昌教區主教,4月2日在老河口受任,4月15日即前往宜昌就職。楊睦多主教(Bishop Modest Eueraets O.F.M)于1873年7月到湖北省西北部傳教。他是比利時人,在他任主教17年的時間內,全西南傳教區受洗的人數從6400人增至31000人。他主持修建了40多座教堂、祈禱所。1905年11月,楊主教到荊州視察教務工作時,召集當時在育幼院服務的20多位貞女(獨身未婚的女士),示意她們為愿奉教的人講解圣經、傳授教義,終身為偏遠地區的貧苦人民服務。并開設傳教學校,以及藥房、診所。當時有八位貞女申請參加新的團體。當年11月21日,楊主教接受了八位貞女的申請。這樣,楊主教在荊州創辦的耶穌圣嬰方濟各修女會成立。

馬德修神父,比國人,1893年來華傳教。1903年——1912年,任荊州教堂主任司鐸(今南門外天主教堂)。馬神父在荊州建造了教堂,神職人員的居所、修院及修院的教堂。

荊州的耶穌圣嬰方濟各修女會在楊睦多主教及馬德修、德富佑、武明新(Victorlle O.F.M.1898年來中國)的領導下成長起來。

修女院創辦之初,僅有兩棟中式民房,隨著人數的增加,楊主教決定再修建修院。1916年12月12日,新修院落成。楊主教又在新修院對面買了一塊地,興建了規模宏偉的歐式教堂。這座教堂在1925年、1930年、1931年、1933年、1935年的長江水患災難中,成為教區神父、修女及臨近地帶災民的避難所。

1937年對日抗戰開始后,地方上很不安寧,除了敵軍襲擊外,湖北地區的土匪猖獗,信徒、修女、神父,尤其是外籍神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侵擾與迫害。

1940年,日軍占據了沙市、荊州,將美國、比利時等國的傳教士監禁在集中營,少數中國籍神父、修女負起教堂全部事務。由于戰爭中無家可歸的難民到處都是,教堂大都變成了難民收容所。當時的神父、修女們每日為千余人的飲食費盡心思,十分辛苦。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與梵蒂岡教廷斷交,國內的宗教政策改變,堅持“三自”辦教方針,后加上“反右”,“文化大革命”等運動,楊主教1906年在荊州創立的耶穌圣嬰方濟各修女會不復存在。

從上我們可看出自沙市地區開教之初至1856年,湖北、湖南是同屬西方方濟各會治理管轄。1856年,分成湖北和湖南兩大傳教區。后因教會不斷發展壯大,信仰人數不斷增長,1870年湖北又分成三大傳教區。從1870年以后一直到1936年,沙市地區的天主教會隸屬于宜昌傳教區的意籍、比籍方濟各會的主教神父管轄。

 

紐約方濟各會管轄下的沙市監牧區

1936年,羅馬教廷將沙市地區的天主教會從宜昌傳教區劃分出來,交給美國紐約方濟各會管轄,包括當時江陵縣的部分地區及松滋、公安、石首、監利。第一任主教狄隆,美國紐約康乃狄克州布里斯托鎮人,生于1897年1月19日,1925年10月3日入方濟各會,1926年10月4日發愿;1929年12月21日晉鐸,不久赴中國傳教;1936年7月11日任沙市監牧(主教)。1933年,狄主教抵達湖北省沙市,不久就任松滋沙道觀教堂主任司鐸。這座教堂是一棟東西方風格合并的建筑,至今尚存。

1936年以前,沙市城區內僅有一座教堂,位于洪家巷的江堤上,建有西式兩層磚瓦樓房13間。沙市洪家巷天主堂是主教府所在地,沙市監牧狄主教、雷益勵副主教及部分傳教士常居于此。這是他們為沙市地區的天主教會服務的搖籃。該教堂本是宜昌教區產業,由比利時籍顧主教所建,1936年以前沙市地區的教務由宜昌(鄂西南傳教區)管轄。古城荊州也有一座教堂,亦即今日的老南門外東堤街天主堂。該教堂復建于1902年,是當時宜昌教區主教府所在地,楊睦多主教創立的耶穌圣嬰方濟各修女會的會院也座落于此。

狄隆1936年7月11日就任沙市教區主教后,即和他的十幾位助手在沙市地區竭誠傳教,興建教堂,大興教育慈善救濟事業以及興建教會自養產業。從1936年至新中國成立,在江陵、公安、石首、監利、松滋興建的大大小小的教堂有30多座。石首各地有天主教信徒600余人,公安500余人,松滋200人左右,江陵400余人,監利200多人。沙市洪家巷天主堂是主教府所在地,狄主教、雷益勵副主教及部分傳教士常居于此。

以后在市區內興辦了4所學校,分別是新沙小學男子部和新沙小學女子部,新沙中學男子部和新沙中學女子部。新沙小學男子部建成于1938年,位于原惠工街(老沙市市政府處),有10間大教室,一個大禮堂,4棟兩層樓的職工宿舍,附屬有學生食堂等房屋。

新沙小學女子部建于1936年,位于中山公園對面,有8間大教室,一棟兩層樓房,也有大禮堂一個。

新沙中學女子部建于1936年,位于人民體育場西北角(今田家炳中學處),也有10間大教室,一個大禮堂和若干小房間的三層樓房,另外有門房三間,學生廚房、食堂一排。今天在臺灣服務并創辦了一所高級女子中學的沙市籍張懷遠修女、李默先修女、萬著美修女、賀開鈺修女都曾是該學校的學生。

在新沙女小后面還建有白衣修女院,供在沙市工作服務的白衣外籍修女們生活住宿,有一棟兩層樓的房屋,還有一排平房。

1938年美籍張修女曾在此開辦孤兒院,當年收養的孤兒約有40多人,1940年日本侵占沙市時孤兒們轉至新沙男小(老沙市市政府處)后面以避難。當時周圍許多市民扶老攜幼前來避難,新沙男小以及教堂一度成為避難所。在此服務的美籍修女,除了為難民提供藏身之地外,還免費供給他們飲食。1948年,美籍克尼神父將孤兒院遷至公安縣埠河復興場天主堂,1952年克尼神父回國,孤兒院從此解散。前后11年,修女們挽救了無數無家可歸、流浪街頭的生命。在此期間,修女們曾在沙市開辦診所,在沙市大賽巷內興辦新沙醫院;美籍施修士在谷碼頭(今臨江路天主教堂)開辦診所;中國籍劉金釗修女在洪家巷天主教堂(現沙市防訊指揮部處)開辦仁愛診所。這些醫院收費低廉,服務熱情,博得了社會各界贊揚。

1937年,美籍神父們又在今日的天主教堂(五碼頭)修建了前半截三層、后半截兩層的房屋一棟,后面還有一棟含地下室三層樓的房屋一棟,另設有廚房和工人住宿之平房。該處的房屋主要供沙市地區下屬各縣市、各鄉鎮及外地往來的神職人員停宿,也是教區的經濟賬房。

這些學校、修女院和孤兒院均是美國紐約方濟各會監管沙市教區后,由美國紐約教區圣方濟各會會長費悅義神父負責興建。

由于荊沙地區信教群眾不斷增加,神職人員緊缺,教區主教決定創辦修道院,培育教會神職人員。1940年在新沙小學男子部后面建成一棟中間是教堂兩旁是兩層樓的房屋,另有修士宿舍、食堂、廚房及工人住房等平房多間。1948年又修建了一棟兩層樓的修士宿舍。到1946年修士已有30多位,主教又選派周樂時、王道平等多位修士到漢口兩湖大修院攻讀神哲學。今天在國外服務的沙市籍劉其祥神父、李光耀神父以及現已從國外退休的蔣劍秋神父都曾是該修道院的修士。

1948年9月,又在惠工街(現沙市實驗小學處)興建了新沙中學男子部,中間主體樓為一大禮堂,兩側四間大房,樓上為學生宿舍,還有10間大教室和廚房、食堂和門房等。

天主教美國紐約方濟各會在沙市興建的新沙中、小學,男女分校,師資強大,校舍新穎,設備完善,管教有方。沙市及附近城鎮一些家長,都設法把孩子送到新沙中、小學就讀。

抗日戰爭勝利后,約1947年左右,教會在解放路(今劉大巷附近)購買了一棟前至解放路、后靠劉大巷內的房屋,開辦織布廠(取名“貧民習藝所”)。該所由中國籍沈舟蘭修女負責,有織布機10臺,全廠職工50余人。1950年至1952年由政府接管。

以上三處教會房地產是在抗日戰爭勝利后,由沙市監牧區副主教、美國紐約方濟各會新會長雷益勵神父負責興建。

美國傳教士在沙市地區興建的教堂,創辦的學校、醫院、社會福利機構等等,后來在不同時期內遭受戰亂和政治動亂,大部分今已蕩然無存。

 

解放后的沙市天主教會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與梵蒂岡斷交,中國天主教堅持“三自”(自治、自傳、自養)辦教方針,沙市教會于1951年9月,斥資3000元購買了勝利街119號后面的黑水塘(現健康巷)房屋一棟,開辦革新傘廠,以解決教會自養問題。

1950年12月16日美國宣布凍結中國在美的一切資金,原來接受外國教會津貼的教會學校、教會醫療慈善事業因此而拮據。1951年1月和4月,中國政府決定將教會學校和醫療慈善機構全部接管,割斷外國教會對中國教會及教會舉辦學校和醫療慈善機構的經濟來源。也因此之故,1951年沙市監牧區所有美籍傳教士被驅逐出境。

中國天主教會實行“三自”革新以后,新沙中學女子部改為沙市第一中學(今天的田家炳中學),中學男子部改為惠工街小學(今天的實驗小學),新沙女小于1950年被人民政府征用,女小后面的白衣修女院被市武裝部征用,男小為共青團市委和市工會征用。前面的一排宿舍,后面的公教修院由市委和市政府征用。

凡屬慈善救濟機構的房產、生產工具、家具和人員由市救濟單位接管。解放路的“貧民習藝所”(織布廠)全部由教養院(后改為社會福利院)接管。

純屬宗教活動的場所和神職人員住宿的房子,產權雖歸教會,但使用權歸市政府宗教事務室,臨江路天主堂被飲食服務公司開設“臨江旅社”,每月交給教會租金30元。

健康巷的革新傘廠在1956年“手工業合作化”中,傘廠轉入制傘社,房屋出租給當時的筆墨社,月租金40元。洪家巷堤上天主堂后來因堤防需要,加之教會活動減少,在市委統戰部的協調下,與市防汛指揮部互換。1966年3月天主教堂便搬遷到新建街10號一棟民房(原屬防汛指揮部),教堂全部交給了市防汛指揮部。

1957年天主教沙市教區“愛國會”成立,山東籍的鄭德清為沙市教區代理主教并兼任愛國會主任委員。當時按國務院文件精神,教堂必須歸教會所有,鄭德清主教遂向人民政府申請索回了部分教堂的行使和所有權。

從1957年“反右”起的35年時間中,沙市天主教會因政治原因,停止了一切活動。1992年,年過古稀的周樂時神父重新回到教會。在他和年輕的陳永發神父的辛勤努力下,新建了監利橋市、新溝天主堂,公安縣天主堂,潛江張金鎮天主堂。沙市籍在臺灣服務的修女們捐助興建了今天的沙市天主堂以及公安裕公天主堂。市區的洪家巷天主堂、白衣修女院、勝利街革新傘廠和老市政府教會房地產,還有松滋沙道觀天主堂、石首天主堂、公安埠河復興場天主堂等相繼歸還。

 

(作者系沙市天主教堂修士)

江苏快3走势图最快